人文省医

您的位置: 首页 党建文化人文省医医护手记详细

一首藏头诗背后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21-09-30 15:51本文来源: 一位泌尿外科患者

本期手记来自:一位泌尿外科患者

这是一首藏头诗,藏着四川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一位医生的名字,塑造的是整个医护团队未一一具名的人物群像。这首诗,还要从田老的病说起。

7月27日,四川省人民医院成功处置一起新冠肺炎疫情,医院门诊停诊半天进行全面消杀。田老心中打鼓,作为一名长期进行膀胱灌注的癌症术后患者,他的治疗依从性特别好,不愿意漏掉哪怕一次治疗。彷徨焦灼之际,他接到了主治医生马志伟的电话,“别担心,医院只是进行消杀。我把你的治疗单和要用的药物开好,你到一住楼下来拿,不会耽误你们治疗。”

田老刚确诊的时候癌肿就比较大,全家就像五雷轰顶,差点轰塌,多愁善感的妻子不知哭了多少回。马志伟拿着盆腔解剖图谱,给老两口讲解膀胱特性,说明癌肿不易转移。马志伟一次次地利用查房和休息时间给他们进行白话科普,鼓励他们树立信心,打赢“持久战”。

田老夫妻俩平时很注意自己的形象,想到此后余生都要挂着集尿袋,成为“糟老头子”,田老特别接受不了。马志伟和团队医护人员仔细分析老人病情、多次沟通协商、会诊讨论,最终决定采用电切的方式,为老人保留膀胱,术后进行卡介苗灌注免疫治疗。“马老师团队的技术真是高超,我好像就睡了一个午觉,那么繁难的手术,就完成了。”

术后最初那些难眠的夜,田老看着护士们轻柔来去。手术当天的病人,她们一小时就得巡视一次,挂液体、换液体、测血压、观察尿液性状等等,一晚上要来回好多次。她们一直轻轻地,尽量不打扰患者休息。“我们只是术后最开始一两夜难受睡不着,可护士们长年累月这样倒夜班,生物钟都被打乱了。我问她们,她们却说这是本职工作,理所应当的。”说起这些护士姑娘们,田老是既感激又心疼。

手术后,还要进行膀胱灌注。经常给田老治疗的是李俊卜司元李俊看起来温文尔雅,操作技术特别娴熟,田老用4字概括:轻、柔、缓、匀,当翘大拇指!就好像成为孕妇后,就会发现大街上到处都是孕妇。生病后,田老也认识了许多“同病相怜”的人。说起灌注治疗,病友叫苦连天“你不知道啊,老田,那叫一个痛不欲生。”致使田老第一次灌注如英雄就义般踏进治疗室。谁知,耶?这就完啦?不疼。口罩遮掩下的面容,田老看不真切,听到病友群里的讨论,结合个人体验“回味”,再悄悄询问,田老知道了他就是李俊

卜司元长得特别高壮,一看就是力量型“选手”。卜司元第一次给田老做镜检时,他吓得瑟瑟发抖,满满的内心戏:“卜医生应该是踢足球的吧!力气一定很大,我的天啊!不得痛死我啊。”结果……结果,卜医生让田老知道了,力量分为两种:一种是爆发型,就好像足球场上的临门一脚;一种是控制型,轻柔而持续,更加难能可贵。

在省医院住院、治疗,田老默默地看着、听着、感受着,他要以这个群体为蓝本,编写剧本,拍成微电影。他说,“这样的良医良术、这样的先进团队,应该为人所知,应该受到公众赞扬和褒奖。”

扫一扫 手机端浏览

一首藏头诗背后的故事
网站纠错
Baidu